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快香港码报码网站 > 正文

Sky都退役了你还在说电竞人不务正业?

日期:2019-10-08   

  2018年6月23日,《王者荣耀》KPL东部赛区决赛在上海静安体育馆举行,正在场上比赛的是BA黑凤梨战队。/视觉中国

  国内曾经的社会观念中,游戏是邪门,电子竞技自然成了歪道。在李晓峰成为SKY的15年之后,电竞行业展现了积极和繁盛的一面。

  除了经典得不能再经典的《魔兽争霸》和《星际争霸》,暴雪的贡献还有革命性的网络对战设计:一、推出可接入全球玩家联网对战的“战网”(Battle Net);二、为《星际争霸》提供地图编辑器,供玩家自由设计战局;三、在战网上举行比赛。

  自此,全球能上网的玩家都能在战网上竞技并形成排名,排名前列的那批人中涌现了最早的职业电竞选手。随后,《雷神之锤3》和《反恐精英》让电竞之火蔓延全球。

  早期的电竞三大赛事CPL(职业电子竞技联盟)、ESWC(电子竞技世界杯)和WCG(世界电子竞技大赛),先后于1997年到2001年间在欧美和韩国问世,它们奠定了电子竞技最早的赛事制度和商业模式。

  《星际争霸》在早期的电竞大赛中大放异彩,涌现了一批批电竞高手。《星际争霸》游戏海报

  其中作用最大的首推韩国办的WCG。金融危机后的韩国急于寻找新经济增长点,将文娱、游戏电竞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,电竞比赛也不再是爱好者重在参与的儿戏,而是成为一项需要选手付出极大代价,跟运动员一般进行高强度、长时间专业训练的运动项目。

  《星际争霸》的明星选手李永浩因为长时间握鼠标导致肌肉变形,手臂上留下一条很长的手术伤疤,他说,这是荣誉。

  2000年,韩国政府和三星联合举办WCGC(世界电子竞技挑战赛),这一比赛次年改名为WCG,影响力迅速扩大,很快被视为电竞奥运会一般的存在。

  第一届WCG,中国选手韦奇迪、马天元等分别在《星际争霸》和FIFA项目斩获两金一铜,但此事在国内几乎无人知晓。当时河南汝州的中学生李晓峰是了解此事的少数人之一,且为此激动不已。他因为沉迷《星际争霸》,成绩一落千丈,中考全线挂科。家里条件不宽裕,但做医生的父亲还是设法走后门把李晓峰送进一所医学类大专。

  同学平均比自己大三四岁,交不上什么朋友,基础差听不懂课,学医还晕血……郁闷之余,李晓峰每日跑网吧玩《星际争霸》。在战网上李晓峰叫“SKY”,由于电脑配置差,游戏中人口过百即卡顿,他不得不采取前期暴兵持续压制一波速推的打法,争取在人口上百前解决战斗。

  小有所成的SKY开始参加各种赛事,终于在郑州一所技校里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电竞冠军,以及300元奖金——要是拿不到这个钱,他就没法买车票回家了。

  同期,父亲被判无期徒刑、初中辍学的四川青年孟阳在网吧里无意间打开了《雷神之锤3》,很快展现出过人的天赋,不久后在成都办的一场《雷神之锤3》比赛中挑落一众高手拿了亚军。他感觉这条路可以继续走,2001年辗转进了一个北京的职业战队,并在当年拿下WCG的中国预选赛冠军以及2.4万元奖金——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钱,有报道称,他反复数了三次。

  游戏的某些负面效果,使得这些电竞选手背负着“网瘾”“沉迷游戏”等负面标签。/Anthony Brolin

  中国的游戏人口随着互联网、网吧和个人电脑的普及快速增长,但游戏的名声一直一言难尽。

  中国最早的一批职业电竞选手大多出身贫寒,学习、工作之路走得相当不顺,身上背着“网瘾”“沉迷游戏”等负面标签,阴差阳错地走上前景不明的电竞之路,且不得不“一条道走到黑”,反而激发了更强大的战斗力。

  孟阳在2004年的CPL冬季锦标赛获得《毁灭战士3》(老牌FPS游戏)的世界冠军;wNv gaming战队在2005年WEG大师杯夺得CS冠军,战队排名升至世界第一,举国CS玩家为之沸腾;被俱乐部逼着改打《魔兽争霸3》的李晓峰在2005年、2006年连续两年拿下WCG世界冠军,成为一代青年偶像。

  李晓峰的父母仍没搞清他的工作性质,但开始反复在报纸、电视上看到自家儿子,并收到了他寄来的十多万元奖金,终于意识到电竞这事是一个超出自己认知的存在。这是中国电竞的第一个黄金时代,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让全中国都接受了一次电子竞技的普及,对游戏的固有偏见也开始松动。

  中国的电子竞技产业链长期未能形成良性循环。虽然游戏人口规模全球最大、世界级选手层出不穷,但投资者、俱乐部和选手都没能赚到该赚的钱,以至于资方跑路、俱乐部断粮、选手维权讨薪的事多次发生。

  官方对电子竞技的态度一直摇摆不定。2003年,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将电子竞技运动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,业界为之一振。次年,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(CEG)举办,由国家体育总局支持,举办方也是相关投资公司。但开赛不到半个月,一纸《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》,要求电视台停播电竞节目。

  之后的十多年里,支持和反对的力量反复拉锯。2017年亚奥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,但针对游戏电竞对青少年产生负面影响的批评仍不时浮现。2018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一度表示,电子竞技“提倡暴力和歧视”,“与奥林匹克价值观不符”。

  电竞产业在纠结中逐步做大,大到已经无法再被忽视。有数据指出,中国电子竞技用户规模接近3亿人,2018年市场规模突破880亿元。波兰老工业基地卡托维兹(Katowice)靠承办电竞赛事转型为欧洲电竞中心的成功经验,让国内不少地方看到了新的经济增长动能。线下赛事以及赛事衍生的培训、IP转化、俱乐部入驻等,都能转化为实在的收益。大城小镇都在进行电竞特色领域的探索,一时间“电竞小镇”或“电竞之都”遍地开花。

  《魔兽争霸3》堪称一代玩家回忆,至今玩这个游戏的人仍不少,小规模赛事也仍在举办。/《魔兽争霸3》游戏截图

  十多年里游戏项目经历了多次洗牌,《魔兽争霸3》已成追忆,而当年那个无人问津的游戏自定义地图DotA获得玩家热捧,独立成为新游戏。DotA2首次开创众筹赛事奖金的模式,奖金连年递增,到了今年举办的第九届国际邀请赛(TI9),奖金累计超过2亿元。

  DotA原制作团队分家出来的一批人做了一个叫《英雄联盟》的竞品,被腾讯收购,并启发腾讯做了《王者荣耀》,分别在电脑和手机两端收割了全球数以亿计的玩家。

  CS系列仍继续以新作坚守在设计类游戏赛事项目的版图上。《绝地求生:大逃杀》《守望先锋》《堡垒之夜》这些融合了新玩法的后起之秀也不断涌现,成为新的赛事项目。

  新游戏项目问世,直播等新内容载体出现,新一轮资本入局,游戏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,再加上政策扶持等诸多因素,烘托出电子竞技在中国的新一轮黄金时代。

  2019年8月25日,美国,LCS夏季赛决赛,TL战队获得冠军。/视觉中国

  而相比起接近3亿人的用户规模,真正的电子竞技从业人员还很少。2019年6月28日,人社部发布的《新职业——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》显示,目前我国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(含俱乐部)多达5000余家,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,加上相关从业人员,超过50万人。

  报告还指出,目前只有不到15%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,预测未来5年电子竞技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。86%的电子竞技从业者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的1—3倍。职业选手的主要收入包括底薪、奖金、绩效奖金,有能力的还可以接广告代言、签约直播等,顶尖电竞职业选手年薪基本都能达到百万元以上。

  正因为这种巨大的需求空白,老牌战队Newbee的FIFA项目选手兼分部经理沈荣杰(ID:LOT29)对于如今电竞选手的转型颇为乐观。

  “以前比较迷茫,打得好有前途,打得不好怎么办?现在毕竟产业链更完善,打得不好可以转行,做直播、解说、幕后领队教练、经理,等等。有专业知识的,还能做媒体运营。”

  在沈荣杰看来,更好的产业和社会环境让今天的职业选手进退有度。“现在的选手大多兼职,边读书或工作边打电竞……也有选手打职业也不出来,走回传统的路,都是可以的。”

  对游戏的热爱无关乎年纪,只要找到其中乐趣,哪怕被打得一败涂地,也是开心的。/图虫创意

  上了点年纪,突然因为爱好或希望体验生活,转来做电竞的也大有人在,沈荣杰便是其中之一。他在30岁左右入行,队友大多小自己一轮。“当时自己在开公司,工作收入稳定,出于兴趣才选择做电竞选手。当时也有评估过,觉得不是做全职,时间规划得来,可以试试……我有个朋友,以前拿过全国前几名,现在是个公务员,跟我差不多年纪,还在兼职打职业。”

  某俱乐部二线战队的队员火箭(化名)并不担心自己将来打不出成绩:“我知道自己跟高手差多少,我肯定不是冠军那块料。”除了战队的常规训练,他将更多精力放在自己的游戏直播上。

  “主播玩游戏,人家看你还真不是冲着你玩得多好——当然技术不能太渣。你要么能说,要么是美女,我就属于能说的。”火箭透露自己在战队的月工资不过六七千元,“跟朋友喝几顿酒就没了”,到手将近六位数的月收入,还要靠游戏直播。

  至于未来必然要面临的转型问题,火箭觉得想太多没用。“当然也不是毫无准备,现在也会有意识买点理财产品什么的,但以后要干什么真不是想得出来的,还是先干好现在的事……难道说现在去写字楼坐办公室,就叫稳定职业了?”

  《新周刊》:从电竞选手到创办钛度科技开始做电竞装备,看似同领域,但装备本质上属于制造业,对你而言其实是个很大的跨界?

  李晓峰:其实就是当时被失业了,做不了选手。 2013年WCG停办,本来我每年生活重心就是这个比赛,突然没了; 2013年时我年龄也不小了,28岁。 从16岁到28岁,我都在打职业,不需要考虑别的事情,有领队、教练,除了训练没别的东西,直到WCG停办时才开始考虑未来的事,因为跟现在的合伙人认识,他劝我做电竞装备,这和我的本行比较接近。 技术上有合伙人,我更多的是在产品定位、品牌营销上努力。

  当时也有做主播或教练的选择,刚开始没比赛打的时候也在做领队教练。 我当时已经是战队股东,但发现做起来基本不赚钱,有时还贴钱。 主播也做,但有一单没一单的,做一单给一单的钱,今天做完可能就再也没机会了,《魔兽争霸3》走低,看的人也很少。 那时候我们的直播数据跟DotA、《英雄联盟》比起来差很多,平台签我还是看在我是前世界冠军的份上,人家签你就要你打《魔兽争霸3》,但2013年后玩这游戏还有人看吗?

  《新周刊》:在你这个年龄段还坚持打职业的人多吗?跟你同一代的选手退役后,一般如何转型?

  李晓峰:Moon(韩国电竞选手张载豪,《魔兽争霸3》世界冠军)都还在打,排名世界第三,前两个月在黄金联赛夺冠。 他就比我小一岁 。

  跟我差不多年纪的《魔兽争霸3》职业选手,很多人退役后就脱离电竞行业了。 其实我们可以打到三十多岁甚至更大年纪,很多人退出不是因为年龄太大或能力不行,而是收入太低。

  2013年左右,一些全国冠军级别选手,战队不过发个四五千元工资。 有机会拿全国冠军的选手可能有几十个,但每年《魔兽争霸3》的比赛奖金加起来可能连十万元都不到,这么多人抢十万元,实际上给一个人都不够用啊。 很多人因此心灰意冷,比赛越来越少,看的人越来越少,奖金越来越低,自然就没有动力。 离开电竞重新开始,这个转型过程很难,但也没办法。

  《新周刊》:今天依然有年轻人为了电竞付出了很多,却没打出来,你怎么看这种情况?

  李晓峰:没办法,很多练其他体育项目没练出来的人也会被嘲笑头脑简单、四肢发达。 没打出来,自然会被归为这个行业的失败者。 任何一个行业都是,人们只关注成功者。

  但这也是电竞有魅力的地方,这次打TI9,有人问众筹奖金为什么这么高(总奖金超过2亿元,冠军将获得近五成)。 有个回答很经典: 这是99%的人送1%的人去实现他们的梦想。 每个行业都有失败者,对人生来讲,只要没到结局,什么失败其实都可以接受。

  电竞行业,更多是你花费时间和精力,成本其实相对低,至少比其他体育项目门槛低。 尤其现在,拿起手机你就有机会成为《王者荣耀》的职业选手,你练篮球、足球要花多少钱? 我希望决定从业的人认识到这一点,电竞是个体育行业,不可能靠炒作获得机会,要靠实力说话,一定要比赛、拿冠军才能证明自己。

  《新周刊》:新生代的电竞选手和你们当年最大的不同在哪?你更愿意当今天的电竞选手还是以前的电竞选手?会不会觉得生不逢时?

  李晓峰:他们这代环境当然更好了,但凡是个职业选手,工资都有保障。 《英雄联盟》《王者荣耀》这些火的项目,一旦成名,受到的关注程度比以前要高太多; 而且退役选择相比之下就太丰富了,主播、解说、教练、领队,浙江小程序定制几个方面。都可以做。今天在网上抽观音灵签抽到第八十九签问求子请

  我还是更愿意在今天做选手,可以打得更久。 我最喜欢做的还是职业选手,这样的生活简单,也能有不错的收入,获得更多人的关注。

  今天的游戏产业更发达,选手的职业生命周期也变长了。 现在游戏公司更赚钱,也有动力把职业联赛做得更好。 从商业角度来看,《王者荣耀》这些新游戏寿命更长,游戏公司不会放着这么大的摇钱树让它死掉,一个游戏一年的收入就是整个中国一年票房一半的收入啊。

  《新周刊》:现在做一个电竞选手,会不会比以前更复杂?新一代选手最大的机遇和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  李晓峰:以前打好游戏,偶尔接受个采访,这些都安排好了。 现在你光打好游戏不够,还要更新微博,玩各种社交媒体,跟粉丝互动。 俱乐部安排采访,出席赞助商活动,拍摄广告片,接受定期培训,告诉你出国打比赛要注意哪些礼节礼仪……以前哪有这些玩意? 现在你本质上就是个文体艺人,要学会经营自己。

  今天这代选手,他们最大的机遇就是当职业选手的机会比当年容易得多。 当年要当职业选手,必须是全国前几名,屈指可数的几个战队才看得上你。 现在你在游戏服务器上排到前一百名甚至前五百名,有些职业战队都可能愿意栽培你。

  但这也是最大的挑战,门槛低了,想当优秀选手自然比之前难很多。 现在也有职业选手成了混子,这个队待一下那个队混一下,等工资一点点涨上去。

  新一代人想得也更多。 那么多二十多岁当打之年的人退役,都是属于“想得多”的。 你不能说他错了,大家的追求和选择不同。 比如有人退役去带战队,如果某天战队夺冠,人家可能会说他牛,培养了更多人。 还有的人想赚钱养家,让家人过更好的生活,那么趁着现在有名气,战队一年拿1000万元,直播一年拿3000万元,我当然去做直播。

  《新周刊》:这二十年来有哪些规则、观念是被电竞改变的?人们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会有哪些变化?

  李晓峰:以前大家觉得电竞就是一帮打游戏的,没出息; 但现在人们发现这个行业出了这么多优秀选手,他们以身作则地做一些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。 电竞成为一个行业,改变了很多成见,说明玩物不一定丧志,也能创造价值。

  我希望二十年后人们看电竞比赛,就像现在看自己喜欢的足球、篮球比赛一样,每个城市都有线下场馆,都有比赛,人们轻松地去看看,和喜欢的明星接触,联赛越来越正规、选手有保障,以及没黄牛。

  李晓峰:我现在基本上很少打了,创业事情太多。 现在玩也是玩年轻人玩的新游戏,也能玩到挺高的段位。 《魔兽争霸3》偶尔在直播的时候会玩一下,围观的年轻人往往会说: “这什么游戏啊,看不懂。 ”

  李晓峰家里的书柜放着很多奖杯、奖牌、证书,还有更多沉甸甸的荣誉被放在储物箱里。/视觉中国



状元红| 开奖直播| 本港台现场报码室| 极限一肖| 168图库彩图| www.1375544.com| www.799cp.com| 香港正版挂牌宝典| 123芳草地论坛| 香港赛马会| 曾道人| www.16184.com|